县级以上的地名不能注册商标吗

地名具有区分不同地区的功能,商标具有区分不同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。如果用地名作为品牌名称,两者的作用是混合的,这将直接影响消费者的判断。为了避免二者之间的冲突,禁止地名原则已成为商标法领域的国际惯例。中国对地名作为商标也有禁止性规定。《商标法》第十条第二款规定,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对外公布的外国地名,不得作为商标使用。但是,除具有其他含义或者属于集体商标、证明商标的地名外,使用地名的注册商标继续有效。

由此可以看出,我国已经采取了禁止在公共领域使用地名作为商标的国际惯例,但这并不是绝对的。从各国的立法来看,各国的普遍做法是限制地名和商标的注册,而不是全面禁止。在许多国家,第二意义理论有条件地承认和保护了它。我国商标法律制度应借鉴国际通行的模式,通过确定地名商标是否获得第二意义来确定商标的可注册性。

因此,确定地名商标中“第二意思”的一些指导性判断要素就显得尤为重要。因此,本文着重研究了地名商标“第二意思”的认定要件,为地名商标的合理注册提供相应的理论依据。

众所周知,商标的意义是商标的特征,是商标被核准注册的前提。但是,地名和商标的构成要件缺乏意义,不能履行识别自己和他人商品的功能,不能构成技术商标,即缺乏意义。”虽然我国《商标法》第11条第2款规定,没有内在意义的商标可以通过使用取得意义,取得“第二意义”,但没有提及取得意义的认定标准。意义的认定(特别是获得意义的认定)具有一定的主观性。如果没有确定的标准,就会变得更加不确定。地名商标的“第二义”认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。基本标准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:

(1) 只有基本意义的地名往往是获得“第二意义”的对象

而在商标评审标准中,《商标法》第十条第二款中地名的“其他含义”实际上是地名本身的本义,而不是通过地名的使用而获得的“第二含义”,即:,本法第二条中的“其他含义”不包括“第二含义”。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编制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解释》也持这种观点。我觉得应该修改一下。

这样,就很难直接登记只有基本含义的地名。相反,这些地名通过“第二含义”成为核准登记的对象。经过申请人的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,这些地名商标确实发挥了应有的识别作用。

(2) 地名的地域特征越明显,越容易获得“第二意义”

(3) 地名登记申请书

申请人的地名登记申请也可以作为取得“第二含义”的参考。包括:

商标是否具有“第二含义”,是否具有一定的地域特征,应当按照申请国的地方标准进行认定。例如,外国商标在国外使用地有“第二含义”,但未被消费者认可,在中国没有“第二含义”,就不应当注册。例如,在审理中对美国光学商标的反驳答辩。商标局不予受理的原因是,申请商标为国名加标的名称,不明显,不易识别。申请人申请复审的原因是商标是申请人公司名称的一部分,申请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眼镜制造商之一。应用商标在消费者心中形成了相当高的声誉,其隐喻性的第二含义具有显著的特征。由于地域限制和国内标准,没有采纳审查理由。

然而,鉴于网络等信息传播方式的创新,人们对地名的认知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国土。因此,在其他国家或地区申请注册的地名商标注册,可以作为判断其是否在申请国获得“第二意思”的参考。一般来说,国际影响越大,差异越大,越容易获得“第二意义”。

(4) 申请人在有关货品或服务中使用地名

对地名商标的“第二意思”的认定,应当考虑下列因素:商标的使用时间、使用商标的商品的销售量和销售范围、使用商标所涉及的服务范围等。一般来说,使用时间越长,商标的使用价值越大生产、销售、市场占有率和广告使用标识的商品或服务的数量,其获得意义的特征越强。例如,在美国,“第二意思”的形成主要是由消费者调查决定的,使用时间长短是一个重要因素。一个重要的因素。美国1905年《商标法》规定,经营者使用第二种意思商标,可以通过注册加以保护,使用期限至少为十年。1920年《商标法》修改后,规定即使是叙述性标志,只要使用一年,也可以在第二次注册登记。美国1946年的《兰厄姆法》也承认了第二含义商标的注册和保护,同时规定使用时间在附属注册处注册一年,在主注册处注册五年。

(5) 使用者或消费者对地名的认知

商标法的最终目的之一是保护消费者的利益,方便消费者识别商品的来源。因此,相关消费者对商标“第二意思”的理解是认定“第二意思”的一般标准。当地名同时具有商标和地名的含义时,一种含义总是比另一种含义强。消费者意识中出现的第一个意义是强烈意义。商标的意义越强,就越容易被认定为具有“第二意义”。

如何判断哪一种意义更强,可以通过消费者问卷进行。设计一系列相关问题,形成问卷,了解某一相关群体对某一产品、某一商标标识等的某种认知,从而从数据中总结出消费者的整体认知倾向。由于消费者问卷并非针对所有相关主体,而是选取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部分,所以这种调查又称为“抽样调查”。消费者问卷调查的证据形式在我国商标诉讼中并未得到广泛应用,但这种抽样调查基本上可以反映出在公众意识中,地名的主要含义是商标或地名的含义。以证明“第二意义”是否已经获得。

限制地名和商标的注册是国际商标法领域的一种普遍做法,但目前许多国家通过“第二意思”理论,扩大了地名和商标的注册和保护范围。中国的商标法律制度应该(遵循)(与国际通行模式一致?)在目前的国际模式下,可以明确核准“第二意思”地名商标的注册和保护,修改《商标法》第十一条的内容。同时,补充了《商标评审标准》第一部分第十一部分“地名的其他含义”的解释,使地名的“其他含义”可以包含“第二含义”的内容。此外,还列举了“第二意思”的综合判断要素,使地名商标“第二意思”的认定标准更具可操作性。